艺术新闻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艺术新闻

一得阁遭诈骗命悬一线

2016-11-29 10:25:56    来源:北京晨报

10月28日,一得阁历史上第一次举行拜师收徒仪式,尹志强、张长林、何平三位老师傅收下9位徒弟,151年后,一得阁终于有了第四代传人。

从假警察手里夺回百年老店

一得阁,其实已经死了。满世界都是“一得阁”,真“一得阁”墨汁,市场上几乎没有。2014年,一得阁“古法制墨技艺”入选国家级非遗目录,2015年,西城区政府联系一得阁,提醒他们申报国家级非遗传承人,而整个企业连个人都找不到。

生于151年前的一得阁,却在今年发生了两件可以载入史册的大事:5月4日,原总经理宋万新因诈骗罪被判无期徒刑。10月28日,一得阁历史上第一次收徒。彼时,第二代传承人张英勤92岁高寿,朝不保夕;第三代传承人尹志强58岁,赋闲在家。第四代传承人,没有。堂堂一得阁竟然没有“非遗”传承人。百年老店,命悬一线。

但是,恰是这两件大事,让这家老号起死回生。

2010年-2014年

诈骗犯成了当家人

2010年,老厂长退休,后继无人,一得阁找不到“掌柜的”,资金又遇到困难,董事会寻求合作伙伴,经顺义分厂负责人黄某介绍,现年47岁的从事市政工程的河北人宋万新“既懂经营管理,又有经济实力”,2011年成为一得阁当家人。

上周末,在一得阁房山制墨基地,总经理、法定代表人王杰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说,这个被一得阁人当神一样,请来拯救他们的人,其实是个骗子,“他与人合资开办房地产项目,欠下4500万元外债。他到一得阁,不是为了振兴老号,而是想用这三个字骗钱。”从2010年到2014年,一得阁墨汁质量直线下滑,宋万新却通过出租琉璃厂办公用房、墨汁销售外包、允许贴牌生产等方式,拿老号挣钱补自己亏空。“他做事就是‘包工头’风格,所有决定都瞒着董事会。”

根据公开的报道,2014年2月至5月期间,宋以增资扩股为名,与树人公司签订《合作投资协议》,骗取定金3000万元。购买理财产品和还债。7月树人公司报案,8月海淀分局立案侦查,9月,宋万新在中关村图书大厦被抓。

“宋万新被判刑后,还有人来找我们调查取证。”王杰说,最令人心疼的是,“宋万新把一得阁糟蹋得形象全无,威信扫地,员工纷纷离职,公司实际上已经解体。”

2015年-2016年

假警察包围“一得阁”

一得阁创办于1865年清同治年间,2015年——在一得阁创办整整150年的时候,这家老字号彻底瘫痪。连创办人谢松岱当年亲手写下的“一得阁”的商标都被法院查封了,而企业公章也被宋万新留下的人拿走了。

有数字统计,中国有1300家国家级老字号,每年以5%的速度消亡。其中不少是僵尸企业——一个招牌、几个老人、几间老房。

但是,一得阁不是僵尸企业,即使在它停产的那一段时间,市场上到处都是“一得阁”——恰恰是遍地假货,让一得阁人看到了希望。

2015年初,垂死挣扎的一得阁再次寻求合作伙伴,王杰所在的“北京嘉禾国际拍卖有限公司”决定出手扶持老字号。“真舍不得它死,中国人谁不是用一得阁墨汁长大的?”当时,一得阁5个董事会成员,4个已经退休,全厂职工平均年龄53岁,“就没有40岁以下的员工。”

新的一页已经翻开,但是一得阁在琉璃厂的办公大楼却被宋万新的人以“合同未到期”为名,一直霸占。2015年6月中旬,王杰以总经理、法人代表身份,带着律师和办公室主任上班,却被堵在大门外面。那一段日子至今历历在目:“6月27日周六,所有办公室的门被他们撬开,把我们的东西搬到院子里,让我们走人。6月28日周日,我们正开会研究对策,他们把会议室的门反锁,把6间办公室全部捣毁。7月30日早晨来上班,30多个人开着警车、穿着警服、戴着头盔、举着警棍、拿着盾牌,臂挽臂站了两排,不让我进楼——我说,请你们让开,我要办公,30多人如雕像一样面无表情。”在部队当过军官的王杰很平静地说起这一幕,听者却依然感觉到事发现场的惊心动魄。

接到王杰报警后,西城区公安分局有些莫名其妙:“我们没有出警呀?”警察来了之后,才知道这是一群假警察。“10分钟之后,这些人留下全部警械撤走了——你能想象这一切就发生在琉璃厂吗?”王杰说。

从去年6月到今年5月,宋万新的亲信3天一小闹,5天一大打。“他们的目的就是把我们赶走,就是要抢占一得阁。”5月3日,宋的人把全楼的灭火器集中收走,想破坏办公环境;5月4日宋无期徒刑的终审判决见报;当夜宋的人全部撤走。从此,一得阁在琉璃厂的办公大楼终于消停下来。

2016年6月之前

假墨汁攻陷琉璃厂

王杰说,在一得阁办公大楼方圆300米的地方,都是假一得阁墨汁。“有供货商就直接跟我说:我给一得阁供货,也给假一得阁供货——假墨汁的嚣张程度已经到了无以复加,令人发指的地步!”

而在顺义正经的一得阁墨汁厂,跟宋万新是朋友关系的黄某却偷工减料,大量生产不合格墨汁。“自己的墨汁不合格,又纵容别人生产假墨汁。你说,市场上能有多少真一得阁?”

市场上还真有真一得阁,即使是在宋万新一手遮天的时候。几位视墨如命的老一得阁人,在杜家坎一间“违建”上建起“一得阁墨汁南厂”——与顺义北厂相区分,正宗古法制墨大师尹志强带着徒弟张长林操刀制墨,拼了命每天生产100多箱。有识货的人指名道姓买杜家坎的墨,却被宋万新告知,想要杜家坎的墨,必须搭售顺义的墨。

就是这100多箱墨,就是在杜家坎这间“违建”里,就是这寥寥两三个人,为150多年的一得阁保住了这最后一点尊严。

但是,2013年,唯一掌握古法制墨的尹志强“终于熬到退休了”,从此,一得阁墨到底还是不是一得阁“老”墨,谁都说不清了。2015年杜家坎厂拆除。王杰从动荡中的琉璃厂抽身,拿出指挥军队作战的方式,用短短20天时间,在房山长阳建起“一得阁制墨基地”,今年6月1日,也就是琉璃厂刚刚消停20多天,王杰把尹志强请回一得阁——那一刻,多少老一得阁人泪流满面:“老墨这一次是真回来了。” 

网站首页  艺术院简介  联系我们  商务合作

联系电话:010-65363010  传真:010-65363010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9号楼一层113室

电子邮箱:www.msshys@126.com  QQ:2313608249  备案号:京ICP10053091